乐视网跌破百亿市值:经营状况未能好转 未来何去何从

在线英语培训

2018-08-07

  杨梅:6-7月成熟。中医认为,杨梅有生津止渴、健脾开胃之功效,多食不仅无伤脾胃,且有解毒祛寒之功效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,“杨梅可止渴、和五脏、能涤肠胃、除烦愦恶气。”营养学分析认为,杨梅富含维生素C、葡萄糖、果糖、柠檬酸等,酸甜味美;另外杨梅含钾丰富,对夏天大量出汗者可起到补钾功效。

    在昨晚的世锦赛压轴大戏男子双打决赛中,中国两名身材高大的选手刘雨辰、李俊慧配合默契、斗志昂扬,以21比12和21比19连胜两局,击败了老对手日本的嘉村健士/园田启悟,首夺世锦赛冠军,保持了中国男羽在这个项目上的优势。这两对选手此前共交手过7次,李俊慧/刘雨辰只以4比3稍微领先,昨天的比赛中两位年轻的中国小将敢于拼搏,在第二局最后时段落后3分的不利形势下冷静发挥,连得5分,最终取胜,继3个月前的亚洲锦标赛决赛之后再胜这对日本组合。至此本届世锦赛圆满落幕,中国羽毛球队共夺得了2金2银3铜的成绩,除了男双夺冠之外,郑思维/黄雅琼组合获得了混双冠军。

  拆违建,腾出发展空间从三门县城向南驱车10公里,便来到亭旁镇。亭山脚下,占地1000平方米的初心广场上,巨幅红旗鲜艳夺目。广场边上就是亭旁起义纪念馆。周边,一幢幢白色外墙、木式门窗、青瓦挑檐的仿清建筑整齐排列,沿街的店面大多数引用红色元素,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客。

  艾青思想的锐利,言语的锋芒,源自父亲。父子俩谈及诗歌时曾有分歧,父亲反问艾青:“你那也叫诗”艾青仿佛从来都明了诗歌真正的意义:“假如我是一只鸟,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……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1992年,这只虔诚歌唱的鸟儿最后一次回到这片他深爱的土地,最后一次倾听潜溪的娟秀与豪迈。1996年5月5日凌晨4时15分,艾青在北京病逝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生病是个人的事,预防则是社会的责任。

  从盘面上看,煤炭开采加工、农业服务、猪肉居等板块位居涨幅榜前列,水泥、西藏、集成电路等板块领跌。

8月2日,乐视网()继续猛跌%,股价已经跌到元/股,总市值已经跌破100亿元,至亿元。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相比2015年5月12日的历史最高价元/股,乐视网股价已降低了%;相比2018年1月24日的复牌价元/股,乐视网股价也降低了%。 乐视网市值曾经高达亿元,当时是仅次于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的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,如今市值仅仅相当于当时的%。 即便与2018年1月24日复牌时的551亿元市值相比,如今也只剩下%。

乐视网此前大跌的主要原因是资金链危机,近期大跌是因为经营状况未能好转。

最新公告显示,2018年上半年乐视网预亏11亿元以上、净资产已经为负;同时,2018年下半年可能继续亏损,进而全年净资产为负,导致被暂停上市。 未来将何去何从?乐视网相关人士没有回复本报记者提问,只是说一切以公告为准。

曾在乐视网任职的一位人士认为,在腾讯、京东、苏宁等入局乐融致新新一轮融资的背景下,以乐融致新为核心的电视业务很可能从乐视网剥离,乐视网最终很可能沦为空壳乃至退市。

乐视网此前公告称,如若质押危机没有解决,将丧失乐融致新控制权。

  股价持续下跌7月13日,乐视网发布业绩预告,2018年上半年,该公司预计亏损亿元~亿元。

谈到业绩变动原因时,乐视网表示,“报告期内,公司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、流动性风波影响,公司声誉和信誉度仍陷于严重负面舆论漩涡。

2018年上半年,公司终端收入、广告业务收入、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相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度的下滑。 ”谈到“解决方案”时,乐视网声称,“目前公司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面对的经营困难,通过改善业务经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;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、续贷;寻求第三方增资,以解决子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;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等,逐步形成有效解决方案。 ”同日,乐视网还发布《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》,声称公司存在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、进而被暂停上市的风险。 目前,该提示性公告以每五个交易日一次的频率被持续披露。

业绩预报和风险提示加速了乐视网股价下跌。 记者梳理得知,7月13日(周五)盘后发布公告以来,乐视网自7月16日至8月2日股价已从元/股下跌到元/股,跌幅为%。 而纵观2018年乐视网在A股市场的表现,犹如一场持续的“跳水”表演。 早在乐视网2018年初复牌之前,中邮基金、嘉实基金、易方达基金、上投摩根、诺安基金等多家机构,在2017年年底就集体下调了乐视网估值,普遍按照大约元/股的价格对旗下机构持有的乐视网股票进行估值。

但是实际情况显然比预想的还要糟糕。

2018年1月24日,乐视网宣布终止对乐视影业的重大资产重组、股票复牌。

当日,乐视网股价腰斩,从停牌前的元/股跌到元/股,大跌%。 此后又连续出现10个跌停,到2月7日已跌至元/股。 跌停板打开以后,市场上阶段性地出现抄底乐视网的风潮,推动乐视网股价到2018年3月14日回调至元/股,然后又陷入“温水煮青蛙”的行情一直到如今。 2018年1月24日股票复牌之前,业界普遍的说法是,乐视网股票持有者大概有18万人。 复牌之后,乐视网连续11个跌停,这些投资者逃生无门。 跌停板打开后,这些人踩踏逃生的情形令人唏嘘。

但也有人没能及时解套。 相关媒体披露,中信证券近日已将此前购买乐视网股票的郝峰等13名自然人客户告到北京仲裁委员会,提起相关司法追索。

其中,郝峰自2015年10月27日开始在中信证券通过融资融券方式买入乐视网,在复牌之后连续11个跌停的最后一天——2018年2月7日自行进行卖券还款,2月8日自动成交并形成负债接近2000万元。 其他12人的状况与郝峰类似。

由于乐视网股价持续下跌导致爆仓,这些人均对中信证券形成了负债,其中两人超过1000万元、四人超过100万元。 现在中信证券对这些人追债不成,只能走法律途径。

自救路径在北京市东四环北路朝阳公园桥的东北角,矗立着一座大厦,此前叫做乐视大厦,乐视资金危机期间,许多供应商集体跑到乐视总部讨债。

现在,这座大厦已改名为乐融大厦。 7月18日,亦即发出业绩预亏和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5天之后,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正式为乐融大厦揭幕,同时宣布乐视网开始启用新品牌——“乐融”。

而早在2018年4月,乐视电视业务乐视致新已更名为乐融致新,乐视影业已更名为乐创文娱,乐视金融已更名为乐为金融。 更早的2017年9月,乐视网试图将证券简称更改为新乐视,但于2018年1月19日停止了这项行动。 对乐视网此前的更名行动,业内普遍的解读为,乐视网试图与乐视体系实现切割。

此次更名乐融大厦,启用新品牌乐融,前乐视人士认为,这是更彻底的切割行动,自此往后,乐视网除了证券简称,已经有名无实了。

银河证券一位行业分析师认为,乐视网的一系列更名行动表明了旧乐视团队已经彻底出局,未来走向将按照新乐视管理团队的设计演进。 值得注意的是,7月18日上午,一批乐视控股的员工跑到乐融大厦的揭牌仪式现场静坐示威,并声称乐视大厦是乐视控股的资产,因此大厦以上市公司的品牌进行更名并不妥当。 然而,现实却是,乐视大厦早在2017年7月就被乐视控股质押给乐视网体系下乐视致新的子公司——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。

记者发现,目前在高德地图等客户端上,搜索乐视大厦,显示的已经是乐融大厦。

在启用新品牌的同时,乐视网也开始换个活法了。 根据刘淑青的介绍,“乐融”将借助融创中国在62个城市拥有的230多个社区,以及集乐园、酒店、商业为一体的13个文旅项目,加快智能家庭计划,在居家、社区、高端文旅生活空间等方面取得新的进展。 刘淑青表示,“乐视超级电视积累的千万级用户,将成为乐融重新出发的基础,未来乐融将向影音娱乐、文体休闲、品质生活、亲子教育等方向发展。

”银河证券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,与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贾跃亭相比,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显然务实多了,现在看来乐视网未来将与融创中国融合发展,通过营销手段将部分融创中国业主变为乐融用户,乐融将为融创中国业主带来从终端到内容的互联网电视体验。 该分析师还认为,与老乐视生态化反相比,尽管新乐视的家庭生活计划想象空间小了很多,但在乐视网深陷泥潭的情况下,这不失为一条比较务实的自救之路。

目前,在乐视网,贾跃亭持股%、为第一大股东,融创中国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津嘉睿”)持股%、为第二大股东。

在乐融致新,乐视网持股%、天津嘉睿持股%、乐视控股持股%。 在乐创文娱,融创占股%、乐视控股占股%。

而乐为金融,已经被作价14亿元,以资抵债成为乐融致新的全资子公司。

如今的乐视网已深陷亏损泥潭。 在2018年上半年预亏11亿元之前,数据显示,乐视网2017年营收亿元、同比下降%,亏损116亿元、同比由盈转亏;2018年第一季度,乐视网营收亿元、同比下降%,亏损亿元、同比下滑%。